欢迎登陆万博足彩官网网站!

今天是:

您的位置:

首页 >> 德育工作 >> 家长学校


孩子没关系 你可以过得和别人不一样

[ 来源: | 作者:本站 | 发布时间:2018-03-07 | 浏览:30次 ]

大半的人在20岁或30岁上就死了:一过这个年龄,他们只变了自己的影子;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,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,所做的,所想的,所喜欢的,一天天地重复……

  —— 罗曼•罗兰

  周末跟啾啾聊天,

  不知怎么聊起了小宝宝。

  我说,

  “啾啾你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宝宝的。”

  “妈妈我以后不想生宝宝,

  我就要妹妹做我的宝宝就好了。“

  我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而出,

  “怎么可能,你和妹妹以后都会有自己的宝宝的,就像妈妈现在这样。”

  “为什么?妈妈。”

  啾啾抬头看着我,问到。

  对呀,为什么?

  她居然把我问住了。

  是谁说,小女孩长大了就一定会结婚生子,活得像自己妈妈那样?

  认真想想,我们好像还没有出生就无意间活在一个怪圈里。

  还在妈妈肚子时互相比大小,

  出生后比性别,

  满月后比长相,

  三个月比翻身,

  六个月比坐,

  九个月比爬,

  一岁比走,

  读书后比学校比成绩,

  工作后比单位比收入,

  成家后比房子比对象。。。

  活得跟别人不一样,究竟意味着什么?

  突然很想写写我的堂妹。

  堂妹比我小两岁,我们是对方唯一的堂亲,自然也就格外亲。

  我7岁、妹妹5岁那年,我俩用我们的名字、我们的身高、我们的属相自编了一首世界名曲,

  取名《大公鸡与小老鼠》。

  那年跟着爷爷奶奶、姑姑伯伯一大家人去青岛,

  我俩嘴里哼着这首世界名曲,

  在海边紧挨着以同样的姿势坐在礁石上,

  面朝大海…

  一个大浪过来,妹妹被卷进海里,

  我幸运地仍在原地,

  看着婶婶不顾一切的把她救上岸。

  也可能从那时开始,我俩就注定了不同的人生轨迹。

  妹妹十岁那年,

  叔叔去英国念博士,便带着妹妹全家移民了。

  她的十岁到十五岁,于我而言是空白的,

  我们就这样在不同的国度生长着。

  直到我即将成年,妹妹回国探亲,

  我们重新遇见。

  初见时感觉很陌生,

  只觉得那首十年前的世界名曲,

  关于身高的那段歌词需要改一改,

  当年是我高,而如今变成了我矮。

  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能聊点什么,

  我带着她出门瞎逛,

  结果这次压马路让我们变成了亲姐妹。

  高中直至大学,

  我俩像写书般的保持通信,

  持续能收到对方一次几十页连画带写的信。

  之后,她每次回国我们都想办法一起呆上好一阵。

  再之后,我们不用通信,不用见面,

  不用一起生活,

  也能朝着同一个方向去体验对方的体验。

  小时候,妹妹是我们家的乖乖女。

  长得像洋娃娃,性格又温柔,

  重点是特别听话。

  而我像个假小子,个性还叛逆。

  然而直到我们都年过30岁,

  回望我们这30多年的人生,

  我才发现,

  妹妹早被当年的海浪卷进广阔的大海里,

  而我却还坐在礁石上。

  我几乎是完全按照父辈的标准,

  教科书般保送重点高中、顺利考上重点大学、进入大外企工作,

  适婚年龄领了证、房价低时买了房……

  直到当上了妈妈,

  现在又当了第二回妈。

  我能想象我爸妈是可以在他们的那些老同学、老同事,甚至姐妹兄弟面前,

  嘚瑟自己女儿的种种的。

  因为中国父母就喜欢这样的按部就班。

  妹妹在成年前,

  也是按照他的高知父母的期望好好学习、天天向上的。

  从曼城一所不错的大学数学专业毕业后,

  不久便辞掉了她这辈子唯一的一份稳定工作。

  她要在自己想要的路上奔跑。

  她真心和富二代之间差着十万八千里,

  但她从不担心收入这件事,

  挣钱对她来说不是目标只是手段。

  她说过,

  只有为了做实现自我的事需要钱才去赚,

  而不是为了赚钱或是活得让别人看上去好一些才挣。

  前些年叔叔、婶婶回国暂居。

  她独自一人在英国、在伦敦过着她希望的生活。

  前几年我们在北京、在伦敦一起住过好几段时间。

  这也让我对于30多岁的她有了更全面和直观的了解。

  她确实不富有但也不缺钱,

  但是她的强大,震慑了我。

  她不想结婚更不要说要小孩。

  她不需要工作、婚姻、男人、孩子给她带来安全感。

  对她而言,

  她自己到哪里哪里就是整个世界。

  没正规学过一天美术和艺术的她,天然地热爱着一切好看的人和物。

  她画画、摄影、做首饰…结交了一群同样好看,并有着好看作品的朋友。

  她的画,她的首饰出现在展览上,艺术商店里。

  她做这些不是为了挣钱,只是因为热爱。

  前些年她突然告诉我,她的梦想是能够去冰岛。

  能住在一间大房子里,

  里面有一个加工玻璃制品的地方。

  朋友也好家人也好,

  到她那里每天早上自己去吹一个喜欢的杯子,

  喝咖啡、喝饮料……

  她就是这个玻璃厂的厂长。

  这听上去是不是幼稚极了,或者说不切实际?

  2014年7月她开始做去冰岛的准备。

  9月25日她出发了,

  临行前她用微信告诉刚出生十几天的啾啾 ”乖乖,小姨可潇洒!“。

  冰岛,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没有工作…

  去到那里没几天,

  她发来在风中奔跑的照片。

  跟我说:

  ”冰岛,特别好,真的“。

  我从不问她“你何时结婚,你怎样谋生”。

  我只知道她过得越来越好,

  因为她真的离梦想越来越近。

  某天,她突然告诉我

  “我觉得现在我和全世界的距离都刚刚好”。

  二十多年前没被海浪带走,

  留在礁石上的我。

  如今却说不出自己有怎样的梦想,

  或者说不切实际的愿望。

  就在刚才她发来照片,告诉我冰岛下雪了,积雪上有猫的脚印。

  就在刚才我给小女儿喂完奶,接到即将乘夜航班机归家的老公的电话。

  这就是大公鸡与小老鼠的两样人生。

  堂妹是我们全家公认活得最自在、最脱线的。某种程度上我是羡慕她的,羡慕她心灵的自由,行为的勇敢。

  啾啾一岁的时候,我去冰岛看她,当时她正在为一个服装品牌拍片,没时间陪我。我跟她开玩笑说,你这一单能挣多少钱啊?看来你跑到冰岛也还是没法完全脱离世俗的一面。她淡淡地怼我 “下个月我要在冰岛开个展,需要钱啊,挣够开展览的钱,我就不挣了。”

  好吧,我承认,我又输了。

  今年准备领着啾啾去看我妹,让她知道一路向北,她的小姨正过着另一种与妈妈不同的生活。未来应该活成什么样子,相信她会慢慢做出自己的选择。

  本文转载自三个妈妈六个娃